返回栏目
首页广东新闻 • 正文

“登堂入室”的电子竞技,大唐荣耀全集百度云今后的职业化道路将走向何方?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杨幂

tvscn.com南方整理报道

  tvs南方讯 (全媒体记者/郜小平)1月16日,《2017中国运动员影响指数排行榜》发布,英雄联盟电子竞技选手简自豪登上榜单,排名第20,这是电竞选手首次入选。同一天,中国传媒大学牵头的中国高校电子竞技联盟成立,旨在培养电竞专业人才,促进电竞专业学术建设。

  电子游戏一度被贴上“网瘾”“不务正业”等标签,近年来随着竞技概念的引入,吸引着越来越多的玩家和资本参与,逐渐成长为一个庞大的产业。2017年4月,亚奥理事会宣布,将电子竞技列入2022年杭州亚运会的正式项目。“登堂入室”的电子竞技,今后的 化道路将走向何方?

  “从普通玩家到 玩家,很近也很远。”1月27日,有“中国电竞第一人”之称的李晓峰在接受南方日报记者采访时说。独立游戏观察人士丁鹏认为,随着电竞产业链的完善、选手收益来源更多元化,作为一门 的电竞正被越来越多的人所接受。

  “登堂入室”的电竞

  电子竞技大事记

  2003年

  经过国家体育总局批准,电子竞技被正式列入体育竞赛项目

  2016年7月

  《体育产业发展“十三五”规划》将电竞列为“具有消费引领性的健身休闲项目”

  2016年9月

  教育部 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公布2016年的13个增补专业,其中包括“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属于教育与体育大类(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7年9月,全国已有20多所高校开设电竞相关专业,包括中国传媒大学南广学院、上海戏剧学院、四川电影电视学院、四川传媒学院等)

  2017年4月

  亚奥理事会宣布电子竞技在2022年杭州亚运会上成为正式比赛项目

  2017年10月

  国际奥委会宣布同意将电子竞技视为一项“运动”,认为“电竞可以成为参与奥林匹克运动的平台”

  2017年11月4日

  电竞项目《英雄联盟》 总决赛在北京“鸟巢”举办,现场观众人数超过4万。7月在上海东方体育中心举行的KPL联赛春季赛总决赛,1.3万余张门票10分钟内 一空,网络直播观看总人次超过1300万

  ■纵深

  从“草台班子”到多元产业——

  电竞 化之路通向何处?

  伴随着中国游戏产业2017年收入突破2000亿元,电竞也迎来了新的爆发式增长。电竞的“黄金时代”到了吗? 化发展的电竞产业前景如何?

  业余到 “很近也很远”

  目前,以城市为单位的大型 电竞联赛“守望先锋联赛”在美国激战正酣,上海龙之队是国内唯一一支参赛队伍。在没有正式比赛的日子里,队里的8位年轻队员会在早上10时准时到集训室进行两小时的热身——熟悉器材和放松运动,只不过他们的器材是电脑,而需要放松的是手指和双眼。

  每天3场的训练赛12时开始。据龙之队战队经理扬帆介绍,每场训练赛结束后,队员和教练还会对比赛进行复盘,训练要持续到夜里12时,而这样的训练每周要进行6天。

  走上 路径意味着高频重复练习。WCG魔兽争霸项目世界冠军、有“中国电竞第一人”之称的李晓峰,即便是在成名后,为了练习好一个策略或操作,也会不厌其烦反复练习。在长达10多年的时间里,他累计练习超5万小时。

  “从普通玩家到 玩家,很近也很远。”在李晓峰看来,电竞是门槛最低的竞技运动,玩家只要在游戏服务器内不断训练,排名达到国内前50名时,便会有 战队找上门来邀请加入战队,“但这只是开始”。

  李晓峰说,与许多行业一样, 电竞领域内“金字塔”顶尖的小部分有天赋的 选手吸引了大多数人的目光,其他普通 选手“难以看到前途”。而想成为顶尖选手,要付出无比艰辛的努力。

  “ 电竞有一套规范化体系,涉及面远比‘玩游戏’要多。”AG电竞俱乐部副总经理赵腾说,“普通玩家打游戏更多是娱乐,心里想的更多是为了自己,而 电竞是学习、思考、博弈的过程,比赛中需要考虑队友、团队,是与人竞技的过程。”

  这只是碗“青春饭”?

  掐指一算,“90后”赵晓(化名)离开电竞行业快2年了。大学毕业前,赵晓每天都会抽出几个小时玩游戏,在网站工作一年后,他决定把兴趣和工作结合,跳槽到一家电竞俱乐部。“我先工作后再转行从事 电竞,因此家人并没有反对。不过,一些十六七岁的年轻人,如果想以电竞为 ,可能会让家长非常担心。俱乐部招聘时,有父母担心我们是骗子,跟了孩子几个月才离开”。

  “那时候电竞没有这么火爆,我所在的俱乐部还算有盈利,许多其他俱乐部入不敷出。”赵晓带领七八个同事一起打Dota,逐渐在圈内打出了知名度,靠打游戏拿奖金,“比赛成绩不好压力 会很大,只能拿很低的底薪”。

  2015年底,由于原有队员年龄变大,新进的几批选手又处于青黄不接状态,不再受到投资人关注,俱乐部最终解散。赵晓说,电竞是一门吃“青春饭”的 ,精力好的队员28岁还能坚持,但大部分人思考能力和手速已经跟不上,25岁 要考虑转型,如今主流 选手以“95后”居多。

  赵晓从入行到离开,正是 电竞苦苦支撑的时候。赵腾说,电竞行业起步初期,整个俱乐部只做一件事:打比赛赢奖金。一个小小的网吧 是一个俱乐部的主要活动场所,甚至食宿都在网吧,条件非常艰苦,电竞行业环境也非常残酷。

  “目前新型的电竞俱乐部以多项目为主,一个优秀的俱乐部是集战队管理与战队运营于一体的体系,”赵腾说。比赛成绩固然还是俱乐部的根本,但同时还有专门的运营团队对选手、战队进行策划运营,以打造俱乐部 、打造电竞明星为主要运营方式,选手也不用为吃住行担心,可以专心投入竞技项目,并获得专业教练组的指导、为战队提供战术分析,提升他们的思维能力、反应能力、协调能力和团队精神,使其得到全面的发展。

  独立游戏观察人士丁鹏发现,目前 选手的处境大为改善,即便是一些冷门的非顶级选手的收入已经接近普通白领,而顶级选手收入甚至向娱乐明星看齐。

  在丁鹏看来,以前几个人拼在一起组成“草台班子” 可以打比赛,电竞也更像是游戏厂商的推广活动,而现在电竞已经独立成为一大产业,其收益来源也更多元化。“以前电竞选手退役后 基本退出这个圈子,要重新找工作,现在退役选手不仅可以去俱乐部当教练、任管理层,还可以做直播。”丁鹏表示,打游戏太累,有时候看直播可以放松心情,直播的火热让很多玩家看到了变现的通路,“正因为看到了一个多元化的产业,家长对孩子从事 电竞也没那么抵触了”。

  退役后的李晓峰则选择了创业的转型道路。随着电竞产业的兴起,电竞设备随之走俏,顶级电竞选手的出身让李晓峰非常清楚怎样的设备 用。他成立钛度科技,围绕鼠标、键盘、主机、配件等开发硬件产品,并联合上海体育学院、黑龙江商业 学院等院校展开电竞专业教育培训,共同探索电竞教育的发展道路和教学标准。

  离牵手奥运会还有多远?

  电竞产业爆发式发展,FIFA、NBA相继为其开了“绿灯”,电竞项目确定成为2022年杭州亚运会正式比赛项目,国际奥委会也同意将电竞视为一项“运动”。电竞是否会获得更多认可甚至成为奥运项目,成为圈内讨论的热点话题。

  赵腾对此持乐观期待:“电竞的国际赛事越来越多,已经拥有了比较完善的赛制体系,电竞进入奥运不会太远。”

  李晓峰则认为,目前还难有准确的时间表。“最大的难题还是电竞项目繁多,流行项目的生命周期又不确定。”

  在众多玩家看来,电竞赛事被纳入奥运项目前,还有大量短板需要提升。李晓峰说,目前电竞俱乐部普遍采用“老师傅带小学徒”的人才培养模式,存在着难以规模化、培养不规范等问题。随着电竞产业不断发展,各地方电竞企业、电竞协会以及政府部门都在规范电竞行业标准。此外,学历教育为电竞行业的规范化和标准化起着很大的提升作用。他判断,更高等级的高校开设电竞专业会成为趋势, 别是随着产业链的延伸,岗位群更加丰富,各个层次的院校都可以结合自身专业 色和地方 色,有针对性地开设电竞相关专业,为电竞产业源源不断输送人才。

  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李晓峰认为,目前国内电竞比赛场地多是借用各大体育馆,未来需要一些电竞专业观赛场馆。

编辑: 王仕伸

    相关文章Related

    返回栏目>>

    首页   |   关于

    Copyright © 2002-2018 tvscn.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