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导购 • 正文

中国远征军老兵相互在衣服盖印以示"我还活着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admin

2月18日,傅晓方和她的志愿者团队带着崭新的棉衣、棉被和慰问金,逐一登门探访慰问居住在广州市海珠区等地的4位年逾九旬的抗战老兵,为他们送去一份节日的问候和关爱。

今年62岁的傅晓方,是一位有着26年军龄、历经战场炮火硝烟洗礼的转业干部,曾任广州市天河区环保局局长。她对抗战老兵的这份炙热情愫,源于特殊的身世:生父是中国远征军抗战将领段国杰,养父是经历长征的红军干部傅培章。这些年来,从关注生父养父的壮丽人生开始,傅晓方逐渐走进抗战与远征的那段光辉历史。3年前,傅晓方退休了,更是将全部身心投入到追寻活动中。

重返旧战场,寻访老英雄。2015年4月,傅晓方和来自全国各地的远征军及抗战老兵的后代,踏上了为期40多天、行程近10万公里的"重走滇缅路、追寻远征军"的漫漫征程。

怀着对抗战英雄的无比崇敬之情,傅晓方和志愿者团队从段国杰将军率领将士们曾经浴血奋战的云南省龙陵县平达乡大尖山启程,沿着远征军收复国土、驱逐日寇的进军之路,一路走过腾冲、龙陵、松山、芒市……足迹遍及云南、贵州、重庆,远涉泰国、缅甸等地,瞻仰了各地远征军战场遗址和纪念园,拜访20多位健在的抗战老兵和华侨机工抗战老人。他们中年龄最大的有103岁,最小的也年近九旬。

一路寻访,一路感动。得知傅晓方和志愿者们的万里寻访行动,老兵都激动不已。祖籍陕西的老兵罗光美珍藏着一枚印章戒指,当年攻打松山时,官兵们每隔几天就要在长官那里盖印算是清点人数。罗老和两个云南兵关系甚好,3人每次见面也要相互在衣服上盖印,以示"我还活着"。 后来,这两个兄弟相继离开了,再也没有相互盖印的机会。睹物思人,每每想起生死相依的战友,老人就感到"撕裂般的痛"。旅居缅甸的老兵翁裕邦,年迈痴呆,常年无语。看到傅晓方等一行人,老人浊眼放光,老泪纵横。当家人用缅语在他耳边"翻译"时,老人却一反常态,突然大声呵斥:"我是中国人,跟我说中国话!"家住云南保山县的卢彩文曾任职中国远征军第11集团军情报参谋,这位年届90岁的老兵,在2015年9月3日作为抗战老兵代表,受邀进京参加了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大阅兵。

追忆远征岁月,老人神采飞扬。临别,得知傅晓方等人的行程计划,老人提出也要跟着重走远征路。顾及老人的健康状况,志愿者们婉拒了老人的请求。但在寻访之旅结束后,傅晓方专门把卢彩文老人接到广州,为企业、学校和政府机关作专题报告。2015年12月8日,老兵朱铭富去世,傅晓方得知消息后,当即订购机票飞赴昆明,为这位孤老扶灵送葬,兑现她送上最后一程的承诺。家住保山的103岁的南侨机工老人翁家贵去世时,傅晓方在境外无法及时赶回,她专程托人带去3000元慰问金抚慰其家人。

    相关文章Related

    返回栏目>>

    首页   |   关于

    Copyright © 2002-2018 tvscn.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