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房产 财经 汽车 科技 关注 图库 关于 创新广东

创新广东

旗下栏目:

内讧反应转型路步履维艰 迅雷称 “一切以公告为

创新广东 | 发布时间:2017-12-16 | 人气: | #评论#
摘要:内讧使得迅雷立于风口浪尖,双方的交锋成为了11月末资本市场的最大看点。 11月28日,迅雷宣布深圳市迅雷大数据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下称迅雷大数据公司)及其子公司经营业务并非迅雷
 “内讧”使得迅雷立于风口浪尖,双方的交锋成为了11月末资本市场的最大看点。

  11月28日,迅雷宣布深圳市迅雷大数据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下称“迅雷大数据公司”)及其子公司经营业务并非迅雷集团业务,迅雷收回该公司对“迅雷”商标的使用权;迅雷大数据公司回应称这是迅雷CEO陈磊个人的报复行为,陈磊在迅雷所主导的玩客币为非法ICO、变相集资。

  迅雷显然与陈磊步调一致,并主动爆出迅雷老将、原高级副总裁於菲涉嫌利益输送。迅雷在回应中直指於菲在迅雷大数据公司成立与经营上涉嫌利益输送——与迅雷大数据公司的清算决心坚定无比。

  第一财经记者曾联系迅雷相关人士,对方表示一切以公告为准。

  此次内讧显示出了迅雷在转型上的步履维艰。随着带宽成本变低、国内版权意识增强、流媒体兴起,迅雷赖以为生的“下载”业务已经捉襟见肘。迅雷大数据公司是迅雷在互联网金融领域的探索,玩客币则是向区块链、云计算的转型。

  玩客币堪称迅雷的救命稻草,迅雷因此再度成为科技互联网界新贵,股价创出新高。但迅雷大数据公司的回应无疑给了迅雷当头一棒,这家以技术为导向的公司在转型上受到的掣肘或许仅显露了冰山一角。

  商标之争

  工商资料显示,迅雷大数据公司成立日期为2016年8月。迅雷出资额为1000万元,对迅雷大数据公司持股比例为43.16%。

  11月28日上午,迅雷公告称迅雷金融、迅雷易贷、迅雷小游戏、迅雷爱交易系迅雷大数据公司及其子公司经营的业务,并非迅雷集团旗下业务。迅雷已正式撤销品牌和商标授权,并要求其全面停止对迅雷商标的任何使用。

  迅雷大数据公司的反击速度很快。11月28日下午,迅雷大数据公司通过微信“迅雷蜂鸟金融”发声,称并未收到迅雷集团任何准备违反投资协议的通知,“网传谣言”系迅雷旗下网心公司负责人陈磊的单方面行为,用来打击报复迅雷大数据公司不愿在玩客币活动中同流合污,并称陈磊主导的玩客币涉嫌非法集资。

  迅雷站在了陈磊一侧,回应称迅雷集团名义的所有行为是迅雷董事会指导下进行的公司行为。11月29日,迅雷再度发出公告,称与迅雷大数据公司的协议未经正常审批,协议存在多处有损迅雷利益的不公平条款,迅雷集团原高级副总裁於菲涉嫌其中的利益输送。

  不公平条款包括迅雷集团需要每天无偿提供3000万的迅雷UV流量给到迅雷大数据公司,该部分流量价值在6亿元到9亿元之间;与此同时,迅雷集团对迅雷大数据公司给予单方面品牌授权,授权迅雷大数据公司及其关联公司免费并且终身可使用迅雷公司的品牌,以迅雷名义从事任何事情,并且可以不通过迅雷的知晓、不给迅雷以董事会席位。

  迅雷称,这些不平等条款是在於菲担任迅雷法务部负责人过程中签署。迅雷对迅雷大数据公司持股比例已经下降至28.77%,并失去董事会席位;而於菲目前至少掌握了迅雷大数据公司40%的投票权和决策权,对该公司有非常大的控制权和利益关系,於菲涉嫌利益输送,迅雷会请相关执法、监督部门展开调查。

  於菲11月30日回应称,迅雷金融公司与迅雷集团之间的投资协议和业务合作条款,严格按照迅雷内部合同审核签订流程操作,不存在任何瑕疵;其目前不持有迅雷金融股份;於菲本人并未卷入目前迅雷金融和迅雷集团之间的事件中,所有争论与其无关。

  但值得注意的是,迅雷发布的公告直指於菲与迅雷大数据公司间的瓜葛,而於菲的回应关乎迅雷金融,迅雷金融系迅雷大数据公司子公司。

  转型步履为艰

  内讧使得迅雷立于风口浪尖,不管是迅雷大数据公司还是於菲,均在回应中提及玩客币业务,称玩客币并没有应用区块链技术,让陈磊“直面玩客币真相”。

  今年9月,迅雷子公司网心科技推出to C的硬件设备“玩客云”。不同于其它云盘,玩客云的特点是用户可以通过分享网络带宽、存储空间等资源获得玩客币,玩客币分发总量有限且每365天产出量减半——这像极了比特币。

  玩客币本是玩客云的“附属品”,迅雷也强调“玩客币并非玩客云设备主要、唯一、不可或缺的功能和性能”。但玩客币的热度显然超过了玩客云,不少用户本末倒置,为了获得玩客币而购买玩客云。在区块链大热的背景下,玩客币使得股价长期低迷的迅雷迎来“第二春”,是迅雷股价上扬的重要推手。10月上旬,迅雷股价徘徊在4美元到5美元之间,到11月24日,迅雷股价一度达到24美元。

  但类似于比特币,玩客币也备受争议。迅雷内讧事件中,於菲和迅雷大数据公司反击的重要落脚点是玩客币。前者称“陈磊团队触碰监管红线,诱导炒币,宣称使用区块链技术,放任非法内容泛滥”;后者则称玩客币为“没有使用任何区块链技术,是个顶风违反7部委文件,利用非法交易所,非法传销群体,变相ICO,非法集资的骗局”、“网心公司为玩客币交易提供了清结算服务,是玩客币黑市交易的最大服务商。”

  这项指责是严重的。今年9月,央行等七部委颁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明确规定“(平台)不得从事法定货币与代币、‘虚拟货币’相互之间的兑换业务,禁止为虚拟货币的交易提供中介服务。”

  这种攻击也使得迅雷股价大跌。迅雷对此回复称,迅雷公司坚决反对玩客币在所谓交易平台的交易行为,“对所有提供玩客币交易服务的平台发送律师函,向主管部门举报并协助封停”。

  令人唏嘘的是,不管是网心科技还是迅雷大数据公司均是迅雷的持股公司,内讧也被称为迅雷内部的“两子相斗”。

  於菲称,当初受命于时任董事长兼CEO邹胜龙负责新业务拓展,其中一个项目就是打造互联网金融业务团队,负责协调运营该业务的迅雷金融公司配合集团战略开展业务。

  陈磊则是从腾讯云挖过来的重要角色,在迅雷子公司网心科技担任CEO并操盘迅雷云业务。迅雷云提出了去中心化的共享计算服务,利用用户的闲置上行带宽去服务企业,带着区块链技术进军CDN(Content Delivery Network,即内容分发网络)领域。2015年6月,迅雷推出to B的“星域CDN”。

  按照陈磊的设想,将设备放在用户家里,通过设备采集用户闲置的上行带宽、存储和CPU计算能力,把这些计算能力服务于企业和社会,从而降低云计算的成本。凭借着成本优势,迅雷获得了爱奇艺、Bilibili、快手、花椒、熊猫等企业级客户,在CDN领域展露峥嵘。云业务现在是迅雷业绩增长的重要推手。玩客云的推出是迅雷云在去中心化上的延伸。

  迅雷以技术为导向,在PC时代可与腾讯齐名。但随着国内版权意识加强、流媒体兴起、带宽等基础设施成本变低网速变快等变迁,迅雷的优势不再明显,长期没落。迅雷也曾多次转型,迅雷大数据公司和网心科技的业务均是迅雷转型之笔。

  此次内讧则显示出迅雷在转型路上的步履维艰。不仅是外部环境的变化,迅雷转型同样受到内部势力的相互制衡与多方掣肘。
责任编辑:由南方电视台整理

频道精选

首页 | 资讯 | 房产 | 财经 | 汽车 | 科技 | 关注 | 图库 | 关于 | 创新广东

Copyright © 2002-2018 TVS-南方电视台(http://www.tvscn.com/) 版权所有 粤icp备05016129  

电脑版 | 移动版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