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房产 财经 汽车 科技 关注 图库 关于 创新广东

广东新闻

旗下栏目: 广东新闻 时政 国际 国内 热评 社会

邓小平同志生平南巡改革内幕曝光(附生平事迹简介)

广东新闻 | 发布时间:2017-12-22 | 人气: | #评论#
摘要:邓小平生平简介 邓小平(1904-1997)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军事家、外交家,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要领导人之一,中国社会主义改革开

邓小平生平南巡内幕曝光(附生平简介)

 邓小平生平简介

  邓小平(1904-1997)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军事家、外交家,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要领导人之一,中国社会主义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理论的创立者。

  ———选自《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史百科全书(1949-1999)》(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9年7月版)

  小平年表

  19岁成职业革命家

  1904年8月22日生于四川省广安县协兴乡牌坊村,取名邓先圣。

  1909年 进私塾读书,学名邓希贤。

  1910年 入协兴乡初级小学学习。

  1915年 入广安县高等小学学习。

  1918年 入广安县立中学学习。

  1919年 秋,考入重庆留法预备学校。

  1920年10月,抵达法国,不久入诺曼底区巴耶男子中学学习。

  1921年4月,到克鲁梭市施奈德钢铁总厂当轧钢工。月底,辞去工作赴巴黎。

  1922年 夏,参加旅欧中国少年共产党。

  1923年 夏,参加旅欧共青团支部工作,开始了职业革命家的生涯。

  1924年 参加旅欧共青团机关刊物《赤光》的编辑工作。7月,当选为旅欧共青团执行委员会书记局委员,同时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

  1926年1月,赴苏联,在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

  1927年 春,离苏回国。7月,到武汉,任中共中央秘书,更名邓小平。12月,到上海,任中共中央秘书长。

  1928年 年初,和张锡瑗结婚。张于1930年病逝。

  30岁参加遵义会议

  1929年 夏,化名邓斌,前往广西。12月,同张云逸、韦拔群等发动百色起义,创建中国工农红军第七军,任红七军政治委员、前委书记。

  1930年2月,同李明瑞、俞作豫等发动龙州起义,建立中国工农红军第八军,兼任红八军政治委员。在广西右江地区11个县建立了革命根据地。

  1931年2月,赴上海向中共中央汇报工作。8月,到达江西中央革命根据地,任中共瑞金县委书记。

  1932年7月,任中共会昌中心县委书记。

  1933年 春,任中共江西省委宣传部长。5月,遭“左”倾路线打击,被撤销职务,受党内“最后严重警告”处分,到乐安县南村当巡视员。不久,调任红军总政治部秘书长。8月,主编红军总政治部主办的《红星》报。

  1934年10月,随中央红军长征。年底,任中共中央秘书长。

  1935年1月,参加“遵义会议”。6月,调任红一军团政治部宣传部长。10月,中央红军长征到达陕北。

  1936年5月,任红一军团政治部副主任,后任主任。

  44岁指挥淮海战役

  1937年7月7日,抗日战争爆发。8月25日,红军改编为八路军,任政治部副主任。

  1938年1月,任八路军一二九师政治委员,与师长刘伯承一起在太行山区开辟晋冀豫边区抗日根据地。

  1939年9月,同卓琳在延安结婚,后一起回到太行山。

  1940年8月至12月,参与指挥“百团大战”。

  1941年4月15日,发表《党与抗日民主政权》一文,阐述中国共产党关于建立抗日民主政权的基本理论和政策。

  1942年9月,任中共中央北方局太行分局书记。

  1943年1月26日,在中共中央太行分局高级干部会议上,对五年来对敌斗争作了系统总结。10月6日,任中共中央北方局代理书记,主持晋冀鲁豫地区党政军工作。

  1945年6月,在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当选为中央委员。8月,日本宣布投降。中共中央决定成立晋冀鲁豫中央局和晋冀鲁豫军区,任中央局书记和军区政治委员。9月至10月,同刘伯承指挥上党战役、邯郸战役。

  1946年6月,蒋介石大举进攻中原解放区,发动全面内战。8月至翌年1月,与刘伯承先后组织指挥了陇海、定陶、-城、滑县、钜(野)金(台)鱼(乡)等战役。

  1947年5月,任中共中央中原局书记。6月30日,同刘伯承率军强渡黄河,发动鲁西南战役,揭开了人民解放军全国性战略进攻的序幕。8月,同刘伯承率军千里跃进大别山,把战线推进到长江北岸。

  1948年5月9日,任中共中央中原局第一书记、中原军区及中原野战军政治委员。5月,与刘伯承发起宛东战役。7月,与刘伯承发起襄樊战役。11月16日,中共中央军委决定由刘伯承、陈毅、邓小平、粟裕、谭震林组成总前委,邓小平任书记,指挥淮海战役。淮海战役共歼灭国民党军55万人。

  1949年2月5日,中原野战军改编为第二野战军,任政治委员。3月,任中共中央华东局第一书记。4月至5月,同刘伯承、陈毅等指挥渡江战役,解放南京、上海及苏、皖、浙、赣、闽等省广大地区。9月30日,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上,当选为中央人民政府委员。

  52岁当上总书记

  1949年10月1日 出席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大典。10月19日,被任命为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委员。10月至12月,同刘伯承等率部进军西南,解放川、康、滇、黔等省。11月23日,任中共中央西南局第一书记。12月2日,任西南军政委员会副主席。

  1950年2月22日,任西南军区政治委员。本年,领导西南地区的土地改革、剿匪、政权建设、恢复和发展生产。

  1951年 领导进军西藏工作。西藏和平解放。

  1952年7月,调北京,任政务院副总理,兼任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后兼任政务院交通办公室主任和财政部长。

  1953年10月,出席全国粮食工作会议,代表政务院作关于实行粮食统购统销的讲话。

  1954年4月,任中共中央秘书长。9月,任国务院副总理、国防委员会副主席、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

  1955年3月,在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会议上,代表中央作《关于高岗、饶漱石反党联盟的报告》。4月,在中共七届五中全会上,增选为中央政治局委员。

  1956年9月15日至27日,中国共产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在会上作关于修改党的章程的报告,当选为中央委员。随后,又当选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委员会总书记。

  1957年11月,随毛泽东率领的中国党政代表团出访苏联。

  1958年8月,出席中共中央政治局在北戴河举行的扩大会议。会议作出《关于在农村建立人民公社问题的决议》。

  1959年9月,任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常务委员。

  1960年3月25日,在中共中央天津会议上讲话,强调要正确宣传毛泽东思想,不要庸俗化。11月至12月,与刘少奇率中国党政代表团赴莫斯科。

  59岁率团赴苏

  1961年3月,出席中共中央在广州举行的工作会议。作反对平均主义等问题的发言。4月至5月,和彭真到北京顺义、怀柔县搞调查研究,随后写信给毛泽东,就粮食征购、公共食堂等问题提出意见。8月至9月,出席中共中央在庐山召开的工作会议。

  1962年2月,在“七千人大会”上讲话,强调要发扬党的革命传统,加强民主集中制。7月7日,在共青团三届七中全会上发表讲话,提出要恢复农业生产,在生产关系上不能完全采取一种固定不变的形式。

  1963年7月,率中国共产党代表团赴莫斯科,会谈中坚决维护中国共产党的独立自主原则。

  1964年7月,到吉林、黑龙江等地视察工作。

  1965年3月,针对江青等对文艺界人士和文艺作品的错误批判,在主持召开的中央书记处会议上提出严厉批评。

  “文革”十年沉浮

  1966年5月,“文化大革命”开始。不久,受到错误的批判和斗争,失去一切职务。

  1969年10月,被押送到江西省新建县,在拖拉机修造厂参加劳动。

  1970年 在新建县继续劳动。

  1971年9月13日 林彪外逃叛国,飞机在蒙古温都尔汗坠落,机毁人亡。

  1972年8月3日,致信毛泽东,希望再为党和国家多做几年工作。毛泽东批示肯定了邓小平的历史功绩。

  1973年3月10日,中共中央作出《关于恢复邓小平同志的党组织生活和国务院副总理的职务的决定》。8月,在中国共产党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当选为中央委员。12月,根据中共中央决定,任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委员。

  1974年4月,率中国政府代表团前往纽约,出席联合国第六届特别会议,在会上系统阐述了毛泽东关于三个世界划分的论断。

  1975年1月,任中共中央副主席、国务院副总理、中央军委副主席、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主持党和国家的日常工作。开始全面整顿,纠正“文化大革命”错误。年底,在“反击右倾翻案风”运动中再度受到错误批判。

  1976年4月,北京发生悼念周恩来总理、拥护邓小平、反对“四人帮”的“天安门事件”,被撤销一切职务。10月,粉碎了江青反革命集团,“文化大革命”结束。

  73岁复出

  1977年4月10日,致信中共中央,提出我们必须世世代代用准确的完整的毛泽东思想来指导我们全党、全军和全国人民。

  5月24日,指出“两个凡是”(即“凡是毛主席作出的决策,我们都坚决维护,凡是毛主席的指示,我们都始终不渝地遵循”)不符合马克思主义;一定要在党内造成一种空气,尊重知识,尊重人才。

  7月 中共十届三中全会通过决议,恢复邓小平原任的党政军领导职务。邓小平在会上讲话指出,要完整地准确地理解毛泽东思想;群众路线和实事求是,是毛泽东倡导的作风中的最根本的东西。

  8月至9月 多次召开座谈会,强调不抓科学、教育,四个现代化就没有希望。领导和推动科技和教育战线的拨乱反正。

  1978年3月8日,当选为第五届全国政协主席。18日,在全国科学大会开幕式上讲话,系统地论述科学技术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中的关键性作用。

  9月 率中国党政代表团访问朝鲜。后到东北三省、河北、天津视察,反复强调恢复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

  10月 提出中国要实行开放政策,要引进国际上的先进技术、先进装备,作为发展的起点。22日至29日,访问日本,出席互换《中日和平友好条约》批准书仪式。

  12月13日,在中共中央工作会议闭幕会上作《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讲话。指出,解放思想是当前一个重大政治问题。民主是解放思想的重要条件,必须使民主制度化、法律化。这个讲话实际上是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的主题报告。18日至22日,出席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三中全会恢复了党的实事求是思想路线,停止使用“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口号。会议标志中国进入了改革开放的新的历史时期。

  首次访美

  1979年1月28日至2月6日,中美建交后访问美国,这是新中国领导人第一次访美。

  3月30日,提出必须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即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坚持共产党的领导,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

  6月28日提出要加强民主就要加强法制。民主和法制两手都不能削弱。

  10月4日提出经济工作是当前最大的政治。今后长期工作的重点都要放在经济工作上面。经济工作要按经济规律办事。利用外资是一个很大的政策。

  11月26日提出社会主义也可以搞市场经济。

  12月6日会见日本首相大平正芳。提出中国本世纪的目标是实现小康。

  1980年1月16日在中共中央召集的干部会议上作《目前的形势和任务》报告,强调把经济建设当作中心,其他一切任务都要服从这个中心。

  5月31日谈农村政策问题,强调要因地制宜,实行多种形式的生产责任制。

  8月18日,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作《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报告时指出,对现行制度存在的党政不分、干部领导职务终身制等弊端,必须进行有计划、有步骤而又坚决彻底的改革。提出要建立退休制度。21日、23日,会见意大利记者奥琳埃娜·法拉奇。在回答提问时说,我们要对毛主席一生的功过作客观评价。我们将肯定毛主席的功绩是第一位的,他的错误是第二位的。

  9月 辞去国务院副总理职务。

  力推改革开放

  1981年6月 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邓小平主持起草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决议彻底否定了“文化大革命”,全面评价了毛泽东的历史地位,提出必须坚持和发展毛泽东思想。会议选举邓小平为中央军委主席。

  9月19日在华北某地检阅军事演习部队,讲话时提出,要建设强大的现代化正规化的革命军队。

  1982年5月6日指出,我们一方面实行开放政策,一方面仍坚持自力更生为主的方针。

  8月21日会见联合国秘书长德奎利亚尔。谈话时重申,中国是第三世界的一员。反对霸权主义,维护世界和平是中国对外政策的纲领。

  9月1日,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上致开幕词,提出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主题。本月中旬,当选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军委主席、中央顾问委员会主任。24日,会见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阐述中国对香港问题的基本立场,为以后中英两国政府的谈判定了基调。

  1983年6月 在第六届全国人大第一次会议上,当选为国家军委主席。26日,会见美国新泽西州西东大学教授杨力宇,谈话时明确提出中国大陆和台湾和平统一的设想。

  10月1日为景山学校题词:“教育要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

  1984年2月 在视察广东、福建后,肯定建立经济特区的政策是正确的,并建议增加对外开放城市。

  5月 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沿海部分城市座谈会纪要》的通知,确定进一步开放14个沿海港口城市。

  6月 会见香港代表,指出用“一个国家,两种制度”的办法来解决香港和台湾问题,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通过的政策,不会变。

  10月1日,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35周年庆祝典礼上检阅部队并讲话。22日指出,我们坚持谋求用和平的方式解决台湾问题,但是始终没有放弃非和平方式的可能性,我们不能作排除使用武力的承诺。这是一种战略考虑。

  12月19日 出席中英两国政府关于香港问题联合声明的签字仪式。

  宣布裁军百万

  1985年1月19日指出,中国的对外开放、吸引外资的政策,是一项长期持久的政策。我们的开放政策不会导致资本主义。

  3月4日指出,和平和发展是当代世界的两大问题。28日,指出改革是中国的第二次革命。

  6月4日在中央军委扩大会议上宣布,中国政府决定裁减军队员额100万,并阐述了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对国际形势判断和对外政策的两个重要转变。

  9月23日在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会议上讲话,强调改革中要始终坚持公有制占主体和共同富裕这两条社会主义的根本原则,要加强精神文明建设和干部理论学习。

  1986年1月17日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上讲话,强调搞四个现代化一定要有两手,即一手抓建设,一手抓法制。

  3月5日,对四位科学家提出的关于跟踪世界高技术发展的建议批示:“这个建议很重要,不可拖延”。11月,中共中央、国务院批准“八六三计划”。“八六三”指1986年3月。

  4月19日会见香港知名人士,指出教育是一个民族最根本的事业。

  9月28日在中共十二届六中全会讨论关于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决议草案时讲话,指出我们搞的四个现代化是社会主义的四个现代化,搞自由化就是要把我们引导到资本主义道路上去,就会破坏我们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

  12月19日指出,企业改革主要是解决搞活国营大中型企业的问题,金融改革的步子要迈大一些。

  阐述“初级阶段”

  1987年1月至3月 针对1986年底一些高等院校少数学生闹事,多次谈话指出,要加强四项基本原则教育,旗帜鲜明地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要有领导有秩序地进行社会主义建设。

  2月6日指出,计划和市场都是发展生产力的方法,只要对发展生产力有好处就可以利用。

  4月13日出席中葡两国政府关于澳门问题联合声明的签字仪式。

  8月29日指出,中国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一切都要从这个实际出发,根据这个实际来制订规划。

  10月13日说,整个社会主义历史阶段的中心任务是发展生产力。贫穷不是社会主义,发展太慢也不是社会主义。

  11月 根据中共十三届一中全会决定,任中央军委主席。

  1988年5月25日指出,中国解决所有问题的关键是要靠自己的发展。

  9月5日提出,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

  10月 视察北京正负电子对撞机工程时强调,中国必须在世界高科技领域占有一席之地。

  12月21日会见印度总理拉吉夫·甘地。谈话时提出,要以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为准则建立国际政治新秩序和国际经济新秩序;应当把发展问题提到全人类的高度来认识。

  强调中国最需要稳定

  1989年2月26日会见美国总统布什。谈话时指出,中国的问题,压倒一切的是需要稳定。离开国家的稳定就谈不上改革开放和搞经济建设。

  3月4日同中共中央负责人谈话,指出中国不允许乱。十年来最大失误是在教育方面,对青年的政治思想教育抓得不够,教育发展不够。

  4月 针对北京发生的动乱,两次发表谈话,对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关于平息动乱、稳定局势的决定,表示完全赞同和支持。主张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

  5月16日会见戈尔巴乔夫,宣布中苏关系实现正常化。

  5月至6月 提出中国共产党要组成一个实行改革的有希望的第三代领导集体。新的领导集体要以江泽民为核心。

  6月9日发表重要讲话,指出这次事件爆发出来,促使我们冷静地考虑过去和未来。本月中共召开十三届四中全会,选举江泽民为中央委员会总书记。

  9月4日同中共中央几位负责人谈话时指出,中国肯定要沿着自己选择的社会主义道路走到底,谁也压不垮我们。对国际局势我们要冷静观察,稳住阵脚,沉着应付。

  11月9日,中共十三届五中全会同意邓小平辞去中共中央军委主席的请求。

  12月1日指出,国家的主权和安全要始终放在第一位。

  87岁“南巡讲话”

  1990年3月3日指出,中国能不能顶住霸权主义、强权政治的压力,坚持社会主义制度,关键就看能不能争得较快的增长速度,实现我们的发展战略。本月,第七届全国人大第三次会议接受邓小平辞去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职务。

  1991年1月至2月 视察上海。提出抓紧开发浦东,不要动摇。

  1992年1月至2月 到武昌、深圳、珠海、上海等地视察,发表重要的“南巡讲话”,明确回答了经常困扰和束缚人们思想的许多重大认识问题。指出,计划和市场都是经济手段,不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本质区别。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

  10月 中国共产党召开第十四次全国代表大会。会议确定经济体制改革的目标是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提出用邓小平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武装全党的战略任务。

  1997年2月19日 在北京逝世,享年93岁。

邓小平生平南巡内幕曝光(附生平简介)

 “要不要改革开放”促成了邓小平南巡

  1989年政治风波以后,中国改革陷于进退两难的境地。反“和平演变”的呼声盖过改革开放,“批判资产阶级自由化”伤及改革开放各个领域,举国上下大有举棋未定、方向摇摆之惑,质疑改革“姓社姓资”的声浪渐响。面对当时复杂的国内外形势,国内有一些“左”的政治家、理论家出来总结教训,说是改革开放导致了社会主义的垮台。他们起劲地宣扬:经济特区是“和平演变的温床”;联产承包责任制瓦解了公有制经济;股份制改革试点是“私有化潜行”;引进外资是做国际资产阶级的附庸。公然提出要在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之外再搞一个“以反和平演变为中心”,还主张放弃容易导致“和平演变”的改革开放这个基本点。这样,使得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形成的改革共识陷于破裂,能否再造和重建改革共识,是走回头路还是坚持改革不动摇,成了横亘于中国大地的一道严峻课题。面对这样错综复杂的政治局面,改革开放在内外交困中几乎陷入“休克”状态。

  对于出现这些现象,邓小平当然不满意、不放心。他决定采取行动,把改革的目标进一步明确,把有点冷却的“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这个思想重新炒热。小平同志决定再一次南巡,但他这次南巡是有风险的:他没有任何职务,只是一个普通的中共党员;他没有同中央打招呼,是“秘密南巡”;他这次南巡主要是批“左”,也就是批评党内的传统力量。邓小平知道这次南巡的风险,他对身边的人说:“担心不是没有道理,但我要冒一冒险。不冒一下,什么事也别干,什么事也干不成!”

  “皇甫平”事件是导火索

  1991年春节,邓小平在上海并没有像以往一样到西郊宾馆和家人一起共度春节,而是到处视察、听取汇报、发表看法。他对陪同的上海市委书记朱镕基说:“我们说上海开发晚了,要努力干啊!”他提出了很多新的思想观点,特别是在从计划经济走向市场经济方面,提出了“不要一说计划经济就是社会主义,一说市场经济就是资本主义,不是那么回事,两者都是手段”。

  为继续高举改革大旗,当时的《解放日报》副总编辑周瑞金,与上海市委政策研究室的施芝鸿、《解放日报》评论部凌河一道,以“皇甫平”为笔名在《解放日报》头版发表系列文章,呼吁继续坚持改革,他们与当时一些相对保守的媒体进行了一场关于“改革”的论战。5 月,已有不少报纸杂志集中火力批判“皇甫平”的文章,这时北京一家大报发表了题为《建造反和平演变的钢铁长城》的评论员文章,被全国大多数报纸转载,当时经济特区被这些人指责为“和平演变的温床”。同年10 月,一位中央领导来上海视察,在干部会上公开指责“皇甫平”的文章影响很坏,把党内外的思想给搞乱了。可见,当时在党内关于改革的认识是不统一的,进行了10 多年的改革开放随时有中断的危险。

  “皇甫平”的系列文章遭到了一年左右的批判,其间有人甚至上书中央,认为改革开放很危险,不要再提改革开放。邓小平一直冷静观察,所以后来北京流传一句话说:“京都老翁,坐看风起云涌。”

  小平同志就这样冷静看了一年,直到他正式决定到南边“走一走,看一看”。

  先遣组花7天时间安排和检查预定路线

  1992 年元旦那天,时为广东省委副秘书长的陈开枝正在南海检查工作,省委书记谢非突然打来电话,说:“我们盼望已久的那位老人家要来了,请你赶快回来研究一下总体接待和安全警卫工作。”陈开枝急忙赶回省委机要室,看到中共中央办公厅发来的绝密电报:中共广东省委,小平同志要到南方休息,请做好安全接待工作。

  讨论工作安排时,大家认为老人家是来休息的,主张按休息的思路安排接待,但陈开枝不这么认为。凭着他的政治敏感性,陈开枝认为老人家此番前来是一个重大的战略行动。于是他对大家说,要休息的话,老人家会去上海。而且,老人家从来就没有真正“休息”过。联系当时的情势以及1991 年上海春节谈话后的情况,陈开枝觉得,又一次历史性的事件即将在他们身边发生!

  1月3日,一个由三人组成的先遣组抵达广州,告诉广东省委的还是:“小平同志是来休息的。” 他们提出,既要让老人家看看广东改革开放的新成就,又要考虑小平同志已是88 岁高龄的老人,不能过于劳累。他们提出的巡视方案是深圳——珠海——深圳——上海,让老人家在深圳、珠海两个特区分别巡视就可以了。因过去工作的关系,陈开枝与这三位同志都很熟。于是向他们建议,在确保安全和考虑老人家健康的情况下,一定要让老人家多看看,让他坐下来多谈谈。不能视察完珠海,就坐船回深圳,一定要看看珠江三角洲,因为珠江三角洲变化很大。他们问:“那些路怎么能走?”陈开枝说:你们也有8 年没来了,最好也陪同去看一看。现在的公路都是水泥路,过江桥也修通了,很好走。看完珠海,途经珠江三角洲,到中山、顺德等地看一看,然后回到广州火车东站。我们省的领导班子,还有广州军区的领导班子都在那里等着,他们希望跟老人家见一见面,合照张相,然后再登程去上海,好不好?

  最后,先遣组将陈开枝提出的巡视路线方案,即深圳——珠海——珠江三角洲——广州——上海,和其他方案一起上报。结果,小平同志办公室主任王瑞林等人确定采用这个路线方案。这样,先遣组共花了7 天时间,沿着预定路线进行实地安排和检查。

  为什么坚持要1月17日出发

  等路线确定之后,陈开枝开始准备接待方案,广东省委审定以后又报到邓小平办公室,邓小平亲自确定了出行的时间:1992 年1 月17 日。为什么会选择1 月17 日出发呢?陈开枝后来才知道,邓小平这次出行没有任何外人随行,中央办公厅也没派一个工作人员,都是他的家人,他办公室的人。他要等到萌萌、羊羊这些孙子辈放寒假了才能出发,所以他必须1 月17 号夜晚出发。

  后来,陆续从邓小平办公室反馈的情况来看,陈开枝先头的预想没有错,邓小平这次出行并不是简单的“休息”。因为从几个事情可以看出,其中一个是专列到武昌停20 分钟加水,湖北的省委书记关广富、省长郭树言闻讯特意赶过来,但因为按照规定,地方主要领导是不传不到的,所以他们只好躲在贵宾室不敢出来。最后,中央警卫副局长孙勇一边陪小平同志散步一边给他报告:湖北的书记和省长都在贵宾室,想见一面行不行?小平同志说:“好,见见吧。”出来握完手,什么话都没说,邓小平劈头就问:“你们的经济搞得怎么样?”然后接着说,“现在就是要集中精力抓经济嘛”。

  立下“六不”规矩

  1 月19 日上午9 时,小平同志乘坐的专列抵达深圳,考虑到老人家千里迢迢旅途劳累,当天上午安排休息。因此,省市负责人见过面后,为了不影响老人家休息都走了,只剩下陈开枝搞秘书长工作的,不能离开。没想到小平同志进屋换了一件衣服就出来了,对陈开枝说:“你快点叫车,让我出去看看!”这句话一下子就让他感受到了老人家牵挂特区命运的迫切心情,也印证了他一开始的判断——小平同志不是来“休息”的。老人家说:“你不知道,我坐不住啊!”于是陈开枝马上叫来省委书记谢非同志,陪小平同志在院子里散步。88 岁的老人为什么坐不住?就是因为他听到关于特区的各种流言太多了,到底怎么回事,只有快点出去看个究竟。

  19 日下午浏览市容,深圳变化很大,小平同志越看越高兴。回到迎宾馆,老人家说了一句令人意料不到的话:“那些人尽讲屁话!”陈开枝知道,这是在批评那些肆意非议特区的人。这句话让陈开枝感到震撼,回去他就跟工作人员说,明天出去要带上录音机,如果要处分就处分我!因为邓小平来深圳之前,曾立下了“不开会、不陪餐、不题词、不见记者、不照相、不报道”的规矩。

  让陈开枝难忘的是,陪同小平同志看皇岗口岸时,风很大,陈开枝劝了小平同志三次,他都不愿意上车,就看着对面的香港,看着元朗那一带。最后,陈开枝只好喊了小平同志的警卫,才把老人家拉上车。

  就这样,陈开枝陪伴邓小平南巡11 天,在广东的见闻不仅催生了日后有名的南巡讲话,也让陈开枝等这些特区人过上了改革开放后最舒心、最安逸的一个春节。

  讲话内容太多用纸巾做记录

  1992年1月19日,看到深圳发生的巨大变化,邓小平显得兴致很高,充满激情。以往,他在参观时,基本都不说话,也不发表任何言论,但是那次来深圳,他一反平时的沉默寡言,不停地问,不停地阐发全新思想,还充分肯定这块改革试验田的大胆探索和实验。

  在参观国贸大厦时,邓小平突然滔滔不绝地发表大量讲话,以至于邓小平长女邓林和身边的工作人员来不及准备录音机、纸张等记录的物品,一时情急,邓林在几块叠起来的方形纸巾上做起了讲话记录。

  在南巡前,小平同志还特地要求家人给他买一件夹克衫,说是与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的氛围相匹配。衣服买回来之后,邓小平一试,结果发现有些长了。家人提出要重新买一件合身的,他连连摆手说不用,只把衣服改一下就穿了。此后,他一直穿着这件改过的夹克衫,还笑呵呵地说:“这是我第一次穿这么舒服的衣服。”

  邓林说,她父亲不是晚年才不爱说话的,他从来就不爱说话。1992 年来深圳时,邓小平在深圳也没有说什么,可是在深圳到珠海的船上,他说了一个钟头,家人劝他歇会,没歇两分钟他又说。大家能感觉到他的确很兴奋,他有一个强烈愿望,把这么多年的经验和想法总结出来,确实在决定改革开放前有很多斗争,但改革开放的思想最终还是实现了。

  “讲话”最初一度不准报道

  1992 年1 月,邓小平在深圳期间的讲话和活动,深圳市委曾请示作正面报道,被邓小平以“不破这个例”驳回。当时,《深圳特区报》的副总编辑陈锡添是唯一被允许到现场的记者,也被告知:“此事绝密,不得外传。”可才过了两天,他发现自己已经不是唯一知情的记者了,几家外国通讯社同时发出消息。路透社说邓小平“两天前抵达深圳”;法新社说他“正在视察”。这些消息全都发自香港,说是来自深圳政府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中国官员”。

  “不坚持社会主义,不发展经济,不改善人民生活,只能是死路一条,基本路线要管一百年,动摇不得。谁要改变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方针、政策,老百姓不答应,谁就会被打倒。”邓小平发表了上述措辞严厉的重要讲话,10 天以后,香港《大公报》的文章说:“邓小平鼓励大胆改革,称谁不改革谁下台。”

  此时,关于邓小平的讲话内容是否报道,陈锡添去请示深圳市委宣传部,他被告知“暂时不道”。但《深圳特区报》的那些同事全都按捺不住, 有人说干脆自作主张,有人说这会招致违反纪律的严重错误。这时候有人想到“皇甫平”。编辑委员会决定仿效:写一大堆评论,不提邓小平到了深圳,甚至连“邓小平”三个字都不提,只把他说过的话写出去。有人私下跑到市委领导那里说了这个计划,得到一个回答:“市委也是这个意思。”就这样,经过市委领导的同意,《深圳特区报》在以后14 天里发表8 篇评论,一律冠以“猴年新春”的副题,作者不是一个人,而是“本报编辑部”,小平同志的南巡讲话终于得到部分公开。

  中央高层对“讲话”反应不一

  由于不清楚邓小平南巡将会产生何种影响,所以当时党内没有人想过早表明自己的立场,但事情马上发生了变化。2 月28 日,即《深圳特区报》发表评论的第8 天、邓小平南巡的第40 天,中共中央有关部门要求将小平同志在四个城市的谈话整理成册下发,并要求各级党委立即传达到全体党员。

  只隔一天,中央党校的新学期开学。乔石校长在开学典礼上讲话,他在讲话中称“‘左’也能葬送社会主义”。因此,他成为中央政治局中第一个公开出来响应的人。在他之前,还有两个人表明过自己的立场。一个是国家主席杨尚昆,小平同志还在深圳的时候,他也到了那里,一直在大力支持邓小平。一个是总书记江泽民,因为他要求将起草的十四大报告要用小平同志的讲话精神作“贯穿全篇的主线”。

  3月的第二个星期,江泽民总书记专门开会商议此事。在持续两天的会议之后,他们把自己的立场交给新华社公开发布。抓住这个时机,按照深圳市委宣传部门的指示,《深圳特区报》社长区汇文把陈锡添叫来,让他找个安静的地方去写通讯。3 月26 日,长篇报道《东方风来满眼春——邓小平同志在深圳纪实》发表。几天后,中央电视台、新华社和北京几乎所有的报纸都报道或转载了这篇文章。邓小平南巡终于在全国范围内产生巨大影响。

  20年过去了,陈锡添曾坦言这篇文章有一个“最遗憾”的地方,就是没有把邓小平的一段很重要的谈话写上去:“不要搞政治运动,不要搞形式主义,领导头脑要清醒,不要影响工作。” 这几句话临上版之前,陈锡添却把它删掉了,因为当时正在搞“社会主义教育”运动。“另外,小平同志还说‘年纪大了,要自觉下来,否则容易犯错误。像我这样年纪老了,记忆力差,讲话又口吃,所以我们这些老人应该下来,全心全意扶持年轻人上去’等,这些我都没敢写。” 对于如此重要的两段话,陈锡添为什么“不敢写”呢?陈锡添解释说:“当时我的思想不够解放。”

责任编辑:由南方电视台整理
首页 | 资讯 | 房产 | 财经 | 汽车 | 科技 | 关注 | 图库 | 关于 | 创新广东

Copyright © 2009-2018 四川电视新闻网版权所有www.SCTV.com.cn 川ICP备12004181号  

电脑版 | 移动版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